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[6/8]

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[6/8]


  (六)意料之外

 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已经绚丽多彩了,尤其是老婆,在第一次与小鲁开禁之后,
几乎每週都约小鲁来家里一次,我当然要给个理由避开了。不过有时会躲在衣柜
里偷看老婆与小鲁做爱,每次老婆都沈浸在性欲当中,而小鲁更是勇猛无比,把
我老婆干得呼天抢地,满嘴淫声。

  我们与宋明夫妻一直维护着很好的关係,一直亲切往来,有时到他家吃一顿,
有时到我家玩一天,已是亲密的朋友了。这一天下班后,宋明的妻子豔梅来到我
家,说宋明的一个亲戚家要办喜事,他去参加了,很远,要三天后才能回来,这
两天想住在我家,然后笑着说:「不要嫌我给你们添麻烦呀?」

  我和老婆当然表示热烈欢迎。吃过晚饭后,我们边在一起说笑,边看电视。

  临睡时,老婆让我睡书房,她要陪豔梅姐睡卧室,说说知心话。我当然不能
反对,笑着答应了。一宿无话。第二天早晨起来,吃过早饭后,豔梅先去上班了。

  她刚出门,老婆就把我拉住,小声说:「老公,我发现一个…一个大问题. 」

  我被她的神态和话说愣了,问什么大问题,老婆把我拉到卧室,极度神密地
说:「昨天晚上,我和豔梅姐聊到十一点左右就睡了,我睡着睡着,突然感觉有
人在摸我,揉我的乳房,开始我迷迷糊糊地以为是你,可后来明白过来,那居然
是…

  是…是豔梅姐。」

  我的确大吃一惊:「不会吧?难道她…她…」

  老婆一拉我的胳膊,急着说:「你先听我说,我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,吓得
不知怎么办才好,就在那里装睡。可后来,她竟然轻轻地钻进我的被窝,把手伸
进我的睡衣,又伸进内裤,摸…摸我的下麵. 」

  我不敢相信地说:「难道…她是同性恋?」

  老婆说:「像,很像。」

  我问:「后来呢?」

  老婆说:「她不敢用力摸我,怕把我惊醒,就把手放在我的下麵不动,还用
另一只手自…自慰,还小声呻吟,过了一会儿,好像高潮了,才回到自己被窝睡
了,搞得我一夜都没安稳。」

  我长出一口气:「想不到啊,实在想不到,豔梅姐居然有这个爱好。」

  老婆拍着胸口说:「吓死我了。」

 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:「老婆,说实话,她在摸你的时候,你……有感觉吗?

  」

  老婆打了我一下,红了脸:「你以为我是同性恋啊?」

  我说:「有感觉也不一定是同性恋啊,被抚摸的时候都应该有感觉的呀。」

  老婆迟疑着说:「开始的时候只是害怕,到后来,竟然…唉呀,不说了。」

  说完竟捂起脸,不肯再说了。我明白她后来一定是有感觉的。我沈默了一会
儿,就在这期间,我拿了一个」伟大」的主意。

  我说:「老婆,你不是一直想和宋明稳稳当当地发生那种事吗?现在有机会
了。」

  我把我的计画说了,老婆的表情千变万化,最终还是红着脸答应了。可能会
有人猜到我的计画,如果是你,也会这样做吧?不妨看下去,看你是不是猜对了。

  这天晚上依然是我一个人睡书房,不过这次是豔梅提出来的。老婆临关卧室
门前,回头沖我挤挤眼睛,我以一个胜利的手势回答了她。所有的灯全熄了,室
内一片静寂。我眼看着墙上的钟一步步走着,熬过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光着脚,
悄悄来到卧室门外,倾听里边的动静. 无声,等待…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有声
音了,我仔细分辨,终于听出那居然是老婆的呻吟声。我能想到里面发生了什么
.

  果然,一会儿之后,传来老婆低低的声音:「豔梅姐,你…」

  豔梅:「好妹妹,别出声。」

  老婆:「可是…你…怎么?」

  我真佩服老婆的表演能力,那语气简直就是一个惊呆了的小女孩。

  豔梅:「妹妹,我说出来你别笑话,姐姐有一个毛病,就是喜欢…女人,打
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…觉得亲近。」

  老婆:「那…那你是…同性恋?」

  豔梅:「确切地说,我是双性恋,男人和女人都喜欢,只是结婚后一直没和
女人来往。」

  老婆:「那你以前和女人…好过?」

  豔梅:「那还是上学的时候,在女生宿舍里边的事。好妹妹,千万别告诉别
人,就当是可怜我了。」

  老婆:「可是我…豔梅姐,你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别人。」

  豔梅:「好妹妹,真是我的好妹妹。」

  老婆:「唉呀,豔梅姐,别…别抱着我呀,我…我和女人…不习惯的。」

  豔梅:「没关係,第一次都是这样,以后,就好了,妹妹,其实女人和女人
也是好舒服的,来吧,我们试试,我的好妹妹…」

  老婆没有说出话来,而是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我知道她们在接吻了。我把门轻
轻地推开一条缝儿(老婆故意没锁),里面虽然没开灯,但我看得出来豔梅的上
半身压在我老婆身上,头已经合在了一起。第一次见到此种情景,我的下面迅速
胀大。豔梅的手在我老婆身上大下功夫,一会儿后,老婆已经渐入佳境,手抱住
豔梅的头,一定是在深吻了。终于,头分开了,豔梅坐起来,慢慢地用手褪去我
老婆的睡衣,而我老婆一动不动地任她施为。然后,她也脱下睡衣,朦胧中,我
第一次看到豔梅的裸体,虽不很清晰,但那白白嫩嫩的感觉却让我心跳加速,不
禁用手摸向自己的下面。

  豔梅和我老婆侧对着我,我看见豔梅撅起屁股,伏在我老婆的胸前,亲吻着
她的双乳,嘴里喃喃念着:「好妹妹,你好美呀,皮肤又白又细,你的乳房好漂
亮,我要爱死你了。」

  我哪里是平日性格豪爽的豔梅呀?简直是沈溺于性欲里的母兽!我想老婆的
心理一定很複杂吧?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一个女人做爱。我真的
很想知道她此时的心情。豔梅嘴里忙着,手在我老婆的胯间也没有閑着,我老婆
看来在享受了,不停地哼着:「啊…哦…豔梅姐,你…你怎么可以这样…不要亲
那里了,好庠啊…啊…豔梅姐…你摸得我…好舒服…啊」

  豔梅慢慢地亲向下面,越过小腹,嘴在我老婆的阴毛处来回磨擦着,然后,
分开我老婆的双腿,把整个脸埋进她的胯间. 我老婆显然也是受用极了,双手揉
着自己的乳房,不停地发出呻吟。一会儿后,老婆慢慢坐起身,用手扶着豔梅的
头,眼睛却向门这里看来,她一定发现了门微开着,也一定知道我在偷看,便停
止了呻吟,把正舔在酣处的豔梅的头扶起来,豔梅恋恋不捨坐到我老婆身边,要
把她推倒,以便继续进行。

  我老婆拦住了她,轻声说:「豔梅姐,求求你,等一下。我想不到…会发生
这种事,我…」话没说完,就低下头,似乎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豔梅右手搂过我老婆的肩,左手抚着她的脸,竟长歎一声:「唉~~妹妹,
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好,不正常,可我控制不住自己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
种心理,自从在大学的时候发生第一次之后,我就…就有些撇不下,我也想改掉
它,可是…唉!」说完,低下头,双肩微颤,似在抽泣。

  我老婆忙攥住她的手,软语劝道:「豔梅姐,对不起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
是…只是实在想不到,很意外。」

  豔梅擡起头,看着我老婆,哽咽着说:「好妹妹,我是不是…吓到你了?」

  我老婆笑了,说:「其实也没什么,我宋哥知道你…这个情况吗?」

  豔梅说:「知道,我们婚后不久我就和他说了我的经历. 」

  我老婆忙问:「他怎样说?」

  豔梅说:「他是个好老公,他说他不会计较过去,只是希望我儘量控制一些,
如果实在…实在控制不住,偶尔…有一次也行,他是不想我太难过. 」

  我老婆似乎深有感触,长出一口气:「我们接触这么久了,想不到你们还有
这样的事。」

  两个人都低头沈默起来,谁也没有进一步说什么,做什么,一时竟有些尴尬。

  我只好一动不动地静观其变。

  终于,我老婆先开口了,声音很低,且支吾着:「豔梅姐,如果…如果你实
在…想那样,我…我…可以…」

  豔梅擡起头,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我老婆,突然猛地抱住她,两人同时倒在床
上,吓得我老婆轻叫一声,只听豔梅说:「好妹妹,你对大姐…太好了…」

  再也说不出话来,原来两人的嘴已经合在一起了。我老婆呜呜了一阵后,把
豔梅推开,娇羞地说:「豔梅姐,你好坏,刚才你还…还亲人家的下面,现在又
亲这里,害得我嘴里…怪怪的。」

  豔梅已完全抛开了刚才的低落情绪,边笑边小声说:「你不觉得你那里的味
道很好吗?姐姐喜欢,要不要姐姐再亲亲?」说完,又把手伸向我老婆的腿根儿
处,抠摸起来。

  果然,我老婆很快就兴致再起,喃喃地说:「啊…好姐姐…不要再摸了,你
要亲…就只管…再亲嘛,今天晚上…妹妹…就陪你到底了。」

  话音刚落,豔梅已经吻住我老婆的阴部了,头上下动着,她们的结合处响起
一阵」滋滋」的吮吸声。我见二人风浪再起,便忍着下身的膨胀,继续看好戏。

  舔了一会儿后,豔梅擡起头来,问我老婆:「怎么样?姐姐舔得好不好?和
你老公比怎么样?」

  老婆娇喘着说:「豔梅姐,你…好厉害!想不到…被女人舔的感觉…也是…

  这么好,比阿华还…还厉害。」

  我在心里暗暗问她:真的有那么厉害?天晓得。豔梅听了,爬起来,侧抱住
我老婆,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:「既然这样,好妹妹,那你就叫我…叫我一
声老公我听听?」

  我差一点跌倒,怎么豔梅也和男人一样,想听别人叫她老公?随即明白了,
我知道大多数女同性恋双方都有不同角色,有的喜欢扮女角,而有的喜欢扮男角,
依豔梅的性格,喜欢扮男角也不足为奇。我老婆和我一样吃惊,继而笑着说:「
豔梅姐,你也喜欢听别人叫你老公?」

  豔梅说:「是啊,当然只是喜欢你这样可人的妹妹叫我。」

  我老婆把头埋进豔梅的胸前,娇笑着说:「人家怎么叫得出口呢?」

  豔梅抱着我老婆的头,温柔地说:「好妹妹,叫一叫有什么呢?姐姐好想听
啊。」那语气竟颇像一个渴望温柔的男人。我老婆显然还是叫不出口,伏在豔梅
胸前,摇着肩表示不肯。豔梅没有再勉强,而是把身子向后撤了撤,扶着自己的
一个乳房,把乳头塞向我老婆的嘴:「那就先为姐姐吸吸吧。」

  我老婆这次没有拒绝,顺从地含住那乳头,认真地吸起来。豔梅口里发出一
声长长的呻吟。第一次看到老婆含着一个女人的乳房,我的刺激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随着我老婆的动作,豔梅慢慢地来躺在床上,手扶着我老婆的头,引导她舔
着自己的身体,渐渐地,我老婆的头已经越来越接近下面了,豔梅的呼吸也越来
越急促,口里说着:「啊…好妹妹,往下一点,再往下,哦…」

  在我老婆的头已经到她的阴毛处时,她把双腿分得开开的,手按着我老婆的
头,轻声叫着:「对,妹妹,再住下,舔姐姐的那里,啊…你的嘴好…可爱,快
呀…帮姐姐…舔…啊」

  眼看要舔到那里时,我老婆忽然擡起头来,有些为难地说:「姐姐…我…我
…」我明白老婆的心理,对于一个并非同性的女人来说,让她这样做,确会有些
不习惯. 但不知为什么,我却很想看到那个场面,想看看我可爱的老婆是怎样舔
另一个女人的神密之地(我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?)。

  豔梅已经等不及了,央求着:「好妹妹,快呀,姐姐好想…好想让你舔,你
…是不是嫌髒啊?我洗过了呀,好妹妹,求你,快些吧。」说完,按着我老婆的
头,竟有些用强的味道。

  谁知这回我老婆没有顺从,她挣扎着坐起来,嘴里喘着气,说:「豔梅姐,
等一下,等一下,我想…」

  豔梅说:「妹妹,你想干嘛呀?可怜姐姐一下嘛。」

  我老婆把嘴对着豔梅的耳边,小声说:「我想…想好好看一下姐姐的下面,
可不可以?」

  豔梅和我的反应一样,都」扑嗤」一声笑了,只不过我的笑是发在心里. 我
觉得老婆越来越可爱了。没等豔梅说什么,我老婆已经伸手扭亮了床头灯,床上
的春光立刻鲜明起来,我终于很清晰地看到了豔梅的身体. 那身体很丰满,却没
有一点赘肉,且白得有些透明。乳房肥肥地,略微有些下垂,阴毛重重的,全身
散发着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。豔梅似乎有些不适应突然的灯光,捂住了眼睛(也
许还有害羞的成份吧)。此时我的老婆倒没有太多的不好意思,她说:「来吧,
豔梅姐,让我好好看一看。」

  豔梅放下手来,脸红红的,美豔极了。边坐起来,靠到床边,边说:「你好
坏,在灯光下看那里,也不知害臊。」

  我老婆像一个孩子,把豔梅的双腿分开,真的趴到她的下面,认真地看起来。

  这回轮到豔梅不习惯了,手有些不知放到哪里好,我在心里禁不住偷笑:我
老婆还真能玩儿鬼。我老婆趴在床上看了一会儿,又伸手去拨弄豔梅的阴户。我
在门外看不到具体情形,只见到豔梅的白腿轻颤起来,嘴里又发出愉快的呻吟。

  我老婆用手弄了一会儿,擡起头问豔梅:「豔梅姐,这里…有几个女人舔过?

  又有几个男人插入过呀?」

  豔梅显然想不到我老婆会有此一问,笑着拍了拍我老婆的头:「亏你想得出
这种问题,不过跟妹妹说了也没关係,有过两个女人,两个男人。」

  我老婆接着问:「都是谁呀?」

  豔梅犹豫了一下,说:「我说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,好吗?」

  老婆说:「放心了。」

  豔梅说:「那两个女人都我的大学同学,两个男人一个是宋明,一个是我的
同事。」

  我再次吃惊不小,想不到看起来很正经的豔梅居然也和同事有关係,实在出
乎意料。今天发生在豔梅身上的意外实在太多了。

  老婆说:「你的同事?」

  豔梅说:「是啊,这事谁也不知道,你千万别说出去,要不然我就完了。」

  我老婆好像对此很兴趣,又问:「你们是怎么发生的?在哪里呀?做过几次
呢?」

  豔梅似乎没兴趣谈这些,摸了摸我老婆的脸,说:「好了,妹妹,改天我再
和你说好吗?现在…现在我们还是…」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。

  谁知我老婆并不急,又问道:「豔梅姐,你和宋哥一周做几次啊?」

  豔梅无奈地笑了笑,说:「你怎么总有问题呀?一周…两三次吧。」

  我老婆说:「不多嘛。每次都有高潮吗?」

  豔梅说:「差不多吧。」

  我老婆又问:「你每次都是怎么做的呀?」

  豔梅又笑了:「不都是那样吗?」

  我老婆低头看着豔梅的下麵,调皮地说:「是不是像这样,我宋哥的那个对
準你,一下子…插进去。」

  说完,手向前一送,我想一定是她的手指插入了豔梅的阴部,豔梅突然一声
惊叫,挺直身体,又忙捂住嘴,拍了一下的老婆的肩,低声道:「要死了?痛死
了我。」

  我老婆一边笑一边用手抽插着,把嘴贴向豔梅的大腿,边吻边说:「豔梅姐,
宋哥…是不是这么…这么干你呀?他的…他的…鸡巴是不是很硬?插起来…是不
是…很舒服…啊?」

  我明白了老婆的用意,原来是为了宋明…,唉!可爱的老婆,看来你真的很
想,很想,是不是?豔梅没有听出我老婆的真实心意。许是被插得舒服了,声音
颤颤地说:「好妹妹,你宋哥的…他的…鸡巴再好,也没有妹妹…你的嘴好,来
吧…

  用…用你的嘴…嘴…好吗?」

  说完,抱住我老婆的头,把阴部向她的嘴凑去。我老婆这次没有拒绝,她把
插进去的手指抽出来,双手扶着豔梅的腿,用嘴包住她的整个阴唇,吸吮起来。

  豔梅显然舒服极了,双腿夹住我老婆的头,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叫喊:「啊…

  好…

  好妹妹…太好了,舔得我像…飞起来一样,好久…好久…没有这种…感觉了,
软软的舌头…快伸进去呀…妹妹,把舌头…伸进我的…我的逼里…啊…妹妹…进
去了,你的舌头…进去了,哦~~」

  平生第一次看到这种香豔的场面,作为男人,谁又受得了呢?真想沖进去。

  可我知道,时机未到。这时,我老婆立起身,说:「豔梅姐,我也想了。」

  豔梅轻车熟路地躺下来,说:「来吧,我们来个69式。」

  我老婆也明白69式的含义,便立刻掉转身,把下体压向豔梅的脸,又伏下身
继续舔她的阴部。而豔梅也舔起我老婆的阴部,小小的卧室内顿时呻吟四起,伴
着句句浪语:「好妹妹,姐姐…终于和你在一起了,你的这里…好香…好甜,姐
姐爱吃啊…」

  」豔梅姐,看你平时的样子,实在…想不出…原来…也是又骚…又浪啊,你
的…骚水好多呀!」

  」妹妹,你的骚水…也不少啊,怎么样,…姐姐的骚水香吗?那是…为你流
的呀~~」

  」啊…姐姐,太多了,都…都流到床上了。」

  」妹妹,吞下去呀,把…姐姐的水都吞下去,你的…水…我都吃下去了。」

  」好的,姐姐,我…都吃下去,啊…味道…怪怪的。」

  我只知道我老婆在浪头上,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,想不到豔梅也毫不逊色,
今天真是开了眼界。只是恨不得立即加入她们的战团,天哪,那将是怎样的刺激!

  我準备行动了。老婆在兴头上并没忘记我,因为她已经把话引到了至关重要
处。

  」豔梅姐,现在…想不想…想不想男人的…鸡巴呀?」

  」啊…妹妹,你…你是不是…想了?」

  」是啊…我…我好想,好想…有男人的…鸡巴…操我。」

  」妹妹,我舔得你…不舒服吗?」

  」舒服…是舒服,可是…我的下面…好痒啊,好想…好想…姐姐…你现在想
不想宋哥的…宋哥的鸡巴…操你吗?」

  」也想…可是…你舔得我也好…舒服啊。」

  」豔梅姐,如果…如果现在…有个男人就好了。」

  也许是因为豔梅正在兴头上,她终于说出了我期待已久的话:「那就…就让
你家的…阿华过来吧?」

  我老婆接着说:「好啊,如果…他过来了,你会…你…会让他…操吗?」

  豔梅想都没想,说:「会呀,只要你…你不介意,我也想让他…操我呀。」

  大功告成!

  」那我…我可真让他过来了?」

  」好啊,过来吧,让他…操我!」

  我看见老婆从豔梅的胯间擡起头,沖门口招了招手。我迫不急待地推门而入。

  还没等豔梅反应过来,我老婆已经起身离开床,向我扑来,然后,一把把我
的睡衣脱掉,我光光地站到豔梅的面前,下面的肉棒怒举着。

  豔梅有些呆呆地:「阿华,你…」

  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,叫起来:「原来你们…你们早有预谋!小燕,小燕,
你好坏呀!」说完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,一动不动。我老婆走过来,轻轻地掀
开被子,豔梅又用双手捂住脸,不敢看我们。

  我老婆又侧卧到床上,抚着她的乳房说:「豔梅姐,对不起,如果你不愿意,
我就把他赶走。」豔梅还是不动。

  我又说:「嫂子,那,我走了。」说完,做势要走。

  果然,豔梅放开双手,红着脸说:「算了,阿华,既然你什么都看到了,我
们就放开乐一乐吧。」

  我和老婆相视而笑。

  豔梅又打了我老婆一下:「要死,你比我还…那个,老公你也捨得?」

  老婆笑着说:「豔梅姐,你都和我」那个」了,我还介意老公吗?」

  又回头对我说:「来吧,老公,该你上阵了。」

  说完坐起来,让到一边。我在床边傻傻地站着。说实话,我是第一次裸着站
到另一个女人面前,而且她还是我和老婆平日里都熟悉的,而老婆就在旁边看着,
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,下面的男根也渐渐软下来。倒是豔梅比我大方,她看了
看我的下身,又看看我老婆,两个人同时笑了。我也跟着讪讪地笑。气氛一下子
融洽起来。豔梅笑着说:「妹妹你瞧,是不是我没有魅力呀?你老公怎么这样了?

  」

  我老婆也笑着:「还不是让你吓的,赶快安慰一下我老公吧?」

  豔梅的脸更红了,她把整个被子掀开,露出白嫩的身子,移到我身边,慢慢
地伸手抓住我的肉棒,我立时感到从那里传来一种又暖又麻的感觉. 第一次,我
的肉棒被别的女人握在手里. 豔梅轻轻套弄着,不时用明亮的眼睛看看我,又看
看我老婆。我老婆说:「这样怎么行?用嘴啊。」

  豔梅仿佛也早是这样想的,只是一时不好意思。听我老婆这样说,便把嘴凑
过来,一口含住我的龟头. 暖暖的,湿湿的,肉感十足,那感觉谁都能想得到。

  更因为我们平时的关係,使那感觉更为强烈。我低头看着自己肉棒在另一个
女人的嘴里出出进进,而旁边就坐着我的老婆,马上又恢复了雄风,豔梅含得有
些困难了。

  这时,我老婆又凑到豔梅旁边,一边摸着她的乳房和下面,一边逗豔梅:「
怎么样豔梅姐,我老公的…鸡巴香不香?」

  豔梅伸手打了一下我老婆,可是嘴并没有离开我的鸡巴,一副很喜欢的样子。

  我说:「老婆,你也别閑着呀,我们都放开了,去照顾一下嫂子啊。」

  我老婆笑着说:「豔梅姐,是不是还想我舔你呀?」

  豔梅口里呜呜着,点点头. 于是,我老婆又一次分开豔梅的腿,伏下身,去
舔她的下麵. 豔梅不时吐出我的鸡巴,呻吟两声,又含住。我试着在她的嘴里抽
动,见我动起来,豔梅便不再动,任我在她的嘴里抽插。我忍不住了,从她的嘴
里拔出来,豔梅很自觉地倒下来,老婆也让到一边,我伏下来,把鸡巴对準豔梅
的小穴,顺利地插进去,豔梅发出了」啊」的一声。

  还是第一次,插进别人老婆的身体,那种被包围的感觉和自己老婆有明显区
别,只是不好用语言评说. 我狠狠地抽插,把刚才积蓄的欲望全部释放出来。豔
梅被插得放声大叫。如果说刚才还因为怕我听到而不敢大叫,那么现在已经毫无
顾忌了。我看着她耸动的双乳,禁不住吻下去,豔梅更疯狂了:「啊…阿华,你
怎么…

  这么大劲儿啊?嫂子是第一次…跟你搞,别把我干…干坏了呀。」

  我说:「嫂子,真想不到,有一天会干到你,早知道你这样,我…早就上你
了。」

  豔梅说:「我…我怎么样了呀?本来,我是喜欢…喜欢小燕妹妹的,却让你
…让你捡了便宜。」

  我老婆听了,趴到豔梅面前,笑着说:「是啊,本来你是想强姦我的,却想
不到,被我老公强姦了。」

  豔梅看着我老婆,说:「好啊,让你们…使坏,你老公…操我,你来帮忙…

  是不是?不行啊…我也要强姦你!」说着,伸手摸向我老婆的裆部。我老婆
不退反进,让豔梅的手伸进去,并擡起一条腿,我看见豔梅的两根手指已经深入
我老婆的洞穴了,并不停抽动,我老婆也开始娇喘了,竟主动把嘴凑到豔梅面前,
深吻起来。我看见老婆的屁股不停扭动,竟好像真的被人插入一般,想起刚才她
们的情景,便说:「老婆,刚才嫂子让你叫她老公,你为什么不叫呢?她现在在
操你,不就是你的老公吗?」

  老婆擡起头,迷蒙着双眼说:「是啊,豔梅姐在…操我,可是…她用的是…

  手指,不是…不是鸡巴呀。有…鸡巴的,才是…才是老公嘛。」

  豔梅听了,突然加快手指的节奏,说:「妹妹,我的…手指,比男人的…鸡
巴差吗?」

  老婆被插得叫喊连连:「啊…啊…哦…好厉害呀,不比…不比鸡巴差,豔梅
姐,饶了我吧!」

  我说:「那还不叫老公?」

  」啊…豔梅姐…老公…你是我的…老公啊,轻点操我呀,老婆…老婆受不了
啊。」

  豔梅受了刺激,也忍不住大叫:「好妹妹,我的老婆,你老公操得我…好舒
服,我也要…操你,让你…舒服啊!」

  我乘兴说:「嫂子,你是不是也该叫我老公啊?」

  豔梅已经接近高潮了,这时的女人是最淫的。果然,豔梅叫着说:「好啊,
阿华…我的老公,好老公,用力…操你的老婆吧,我也在操我的老婆,她也是…

  你的老婆,是我们…共同的老婆啊!」

  我们的称呼乱了,但我乱却给了我们极大的刺激。我老婆忽然说:「那…那
宋哥是我的…什么人啊?我是不是也要叫他…老公啊?」

  果然是我的老婆,关键时刻总是忘不了她想念的人。豔梅说:「那当然了,
他的老婆成了你的…老公,你也就…属于他了,记住,我们三个…都是…都是你
的老公。」

  我老婆说:「那…那他是不是…也要…也要操我呢?」

  豔梅说:「是啊…做老婆的,不就是…让老公…操的吗?」

  我老婆也到了高潮的边缘,大喊着说:「那…我想让…让宋明老公操我,行
不…行啊?」

  只见豔梅身体颤抖着,我也感觉体内热流直沖下体. 豔梅大叫着:「操吧!

  让我们…随~~便~~操~~!」

  豔梅,无声了。我老婆,倒下了。我,伏在豔梅身上一动不动。瞬间的宁静
中,只听到床上的时钟清晰地嗒…嗒…嗒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