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人妻,玉媚姐 [2/2]

人妻,玉媚姐 [2/2]


她被我看得满脸羞红,娇柔媚人的说︰「讨厌!干吗在人家脱衣服的时候偷看,真是一个色鬼。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讲不出话来。

她迅速的脱光衣物,赤裸的爬进被子里并且问我︰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我打量她一下,她的年纪应在三十岁以下,迷人的粉脸,修长的玉腿,浑圆的雪白大屁股,纤细的柳腰,一看就知是个开过苞的少妇。瞧她对我刚才偷看她脱衣并未生气,分明是个久旷已久的美少妇,阴户痒了,想找人止痒,刚巧我的阳具涨得痒死了,不如……

「我叫林志平,你呢?」我答道。

她娇笑了一下,娇媚的说︰「我叫林媚兰,因为今天太晚出门了,没想到会下起雨来了,真是的。」

「你要去那儿呢?林小姐,这是我朋友家,你怎么会闯到这里来呢?」我问道。

她又笑道︰「这是我姊姊家,说什么闯入,怪难听的。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小姐了,叫我媚兰好了。」

寒喧几句,知道她是思维的小姨子,林媚如的妹妹,见外面雨是不会停了,就分别入睡。她睡在我的右侧,半露出一双雪白迷人的大腿,均称的玉腿和纤细的足踝,使我难以入眠,胯下阳具涨得七、八寸高,粗得像小孩手臂一样,好痒。

我见她已经熟睡,连忙脱下裤子,放出高涨的鸡巴,怪怪!半年没插过穴的阳具,粗得吓死人,青筋纠结,龟头涨得像李子般大小,一挺一挺的向上直翘,似乎在找寻猎物一样,好不趐痒。我擡眼瞧瞧林媚兰,无意中见她两颊 红,胸口起伏不定,起初我只当她熟睡,没想到当我準备手淫的时候,突然间她「哼」出一声,接着翻转了半个身子,露出粉白的大屁股。

我一时控制不住我自己,迅速翻到她后面,我见她裸露出半截乳房,知道她刚才并未入睡,因为她的奶头兴奋而坚挺,粉红的乳晕十分迷人,知道她淫性已起,二话不说,一个顶刺,把阴茎插进她的屁股沟,左右手在她饱满的胸前抚摸逗弄,并且轻轻吻吮着她的粉颈。

不一会她渐渐开始娇哼︰「……哼……哎哟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哎哟……好……痒……好麻……」

我不放过机会,两手顺着她平滑的腹部,慢慢的滑向大腿内侧,她两腿反射的夹一下,接着微微张开,使我的手能顺利的摸进淫水四涌的阴户,无意间发现她的肉穴相当的窄,不过收缩的相当有力,显然是一位床上功夫非常有经验的少妇。

她两片微张的阴唇,滑润而柔软,另我爱不释手的不断抚摸,揉压,磨擦,逗得她娇喘连连,粉白的大屁股左摇右摆的磨得鸡巴好不舒服,淫水阵阵泊流满了整个下部,她媚眼如丝,浪声连连,再也无法装睡了,忙叫道︰「志平哥!我受不了了,快插进去,我……难受死了!」

我擡头看了一下她,见她媚眼微张,喘哼不定,知道这骚狐狸迫切需要鸡巴插穴,我一翻身,压在她雪白娇柔的玉体上,运用气功将原本已粗大的阳具胀得更大,用龟头肉稜子顶着因发痒而微红的阴唇,但不插入,慢慢的左右上下磨擦着。不一会,空虚的淫穴因得不到阳具的止痒,淫水如泉涌出。

我见她因慾火难耐,全身香汗淋漓,雪白滑嫩的屁股不断上下扭动着,淫穴一开一合,晶莹的淫水泊泊流出,我也耐不下去想插她穴的慾望,一个翻身,跪到她胯下,两手握住她纤细的玉踝,把玩一会,就往肩膀上放,一手扶着挺涨的鸡巴对準嫩穴,「滋」的一声,插入了半截。媚兰「嘤咛」一声,两眉微皱,樱嘴张的大大的。

我见她如此痛苦,心想「长痛不如短痛」,两股一夹,「滋」又进去一截,余下两三公分在外面,龟头已经顶住花心,她这下更痛得不得了,贝齿猛咬,全身猛烈摇摆,阴道猛的夹着我的阳具,使我快感阵阵。我忙俯下身子,吸吮她饱满滑腻的乳房,尖挺迷人的乳峰,散发出迷人的乳香,我一边吸一边咬,一面用手在上面抚摸、揉弄。渐渐媚兰的穴开始趐痒起来,淫液顺着鸡巴流满胯下,我开始抽插她的淫穴。

「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喔……嗯嗯……平哥哥……小穴……好痒……唔……喔……水好多……嗯……唉……唷……大鸡巴……插……得……妹妹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哼……好痒……唔……唷……妹妹……爱死你……的……大……鸡巴……快……插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水又……出了……嗯……唷……哼……」

我听她喊出了淫声,疯狂的抽插她的嫩穴,暴起暴落,次次顶着了花心,龟头肉稜子刮着阴道壁,使她快感异常,她异于常人的狭小嫩穴,把我小儿胳臂粗的阳具包得紧紧的,我双手向下想扳住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,不料因淫水流满了她的屁股,竟滑腻的扳不住手,我只有抽出鸡巴,想换个姿势。一抽出,淫水随之蜂涌而出,媚兰顿时感到阴户空虚不已,娇喘着说︰「好哥……哥……哼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把它……唔……哼……抽出来……了……哼……嗯……痒……死人……哼……了……唉……」
「媚兰妹妹,我们换个姿势再干,你说好嘛?」我淫笑着说。

媚兰被我这阳具干得前所未有的舒服,比她丈夫干得还要棒。此时我把鸡巴抽出,淫水把她阴道的嫩肉泡得趐麻淫痒,极须阳具的插穴,忙说︰「好呀……哼……」就爬起雪白的玉体,把头往我的胯下俯下,双手一抓,鲜红的樱桃小嘴一张,含住我的龟头眼吸吮起来,香舌猛舔,吃得「滋滋」有声。

我感到阵阵的麻痒,龟头一鬆,「噗……噗……」的精液朝她嘴里猛射,媚兰瞧我洩了阳精,高兴的又舔又吻着我的阳具,粉脸上浮出了淫蕩的神色。

我见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翘得老高,又圆又大,忍不住一手顺着她的屁股沟滑下阴户,大拇指抠进她的屁眼,食指抠进她紧紧小小滑腻的玉穴。大概是经过我巨大阳具的插穴,她的阴道有显着的扩大,不似先前那样坚狭紧迫,大小阴唇也呈现殷红,茂密微卷的阴毛也因淫水的氾滥而滑湿不已。

媚兰经我这一摸穴挑逗,丰臀左摇右摆的,淫水洩得我满手,修长迷人的玉腿时而弯曲、时而伸直,阴户紧紧夹着我的手指,樱桃小嘴更加紧吸吮我垂软的鸡巴,灵巧的香舌左转右舔的直刮得马眼舒服极了,我心里暗道︰「这又俏又迷人的少妇舌功煞是销魂,比起那日本的玉媚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」

经过几分钟,外面的雨渐渐停了,满天的星斗高挂天空,由于思维家这片草地十分辽阔,再加上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,四周静悄悄,帐内媚兰这迷人的俏少妇,曲线玲珑的玉体仍然慾火未熄,我只有运起黄大师教我的玄功,只见媚兰口里的小家伙,逐渐涨大逐渐伸长,终于涨到媚兰的玉手握不住,小嘴只能含住龟头,比先前的勃起还要大几寸。

媚兰从未见过男人有那么大的尺寸,「啵」的一声,吐出龟头,用涂满丹蔻的玉手把玩揉捏,心头狂跳不已。心想自己手指宽大的小穴,刚被小儿手臂粗的鸡巴插入已经痛得银牙紧咬,若再被这似驴鸡巴大的阳具,直入玉门关,那不是要缝上好几针嘛。

我见她脸上的表情,知道她怕痛,安慰道︰「媚兰姐,鸡巴大才好,玩起来才过瘾,很多女人都梦想自己被大鸡巴插穴,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,若你怕痛,待会插穴的时候尽量把玉腿张大,闭起眼睛忍一下,马上你就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充实。」

媚兰因阴户已经极度的趐痒,只有勉强答应了。

我把她轻轻扶躺在地上,把两个枕头,一个摆在她胸部下,一个放在她大屁股下,把她的胸部乳房和阴户拱起,分开她修长结实的美腿,我扶着我的银枪,对準了小缝,一用力,「噗滋」一声,滑入阴道,媚兰惨叫一声,晕了过去。我感到龟头肉稜子刮着阴道的嫩肉缓缓的进入,淫液和血水顺着会阴部缓缓流出。

渐渐的我感到淫穴逐渐扩大,已没有先前的紧小,就开始缓抽慢插,次次顶着花心,媚兰幽幽的醒来,由于破穴的疼痛已过,代之而起的是空前的舒畅,媚兰妖媚的叫床声,使我发疯似的狂插狠抽,媚兰小小的穴,被撑得涨鼓鼓,像凸起的小肉丘,这一夜就在这插穴中渡过。